「新春慶典,樂過好年」为何游神要喊“兴啊发啊“?听柔佛古庙管委会主席叙述文化点滴

每逢正月初十五元宵节后,柔佛新山仍弥漫着新春气息。诶,新年不是早该结束了吗?其实新山民间流传着一个传统说法:「游完神才算过完年。」超过140年历史的传统节庆,柔佛古庙游神不仅是新山人的,也是属于全球华人的年度盛事。曾被列为马来西亚国家文化遗产之一,这场跨越籍贯、宗族和宗教的古庙游神盛典,连续5日的游神行程在众神夜游当晚最为高潮,万人空巷的盛况把新山市区挤得水泄不通。随着民众们高昂的情绪喊着:「兴啊!发啊!」,让一年一度的新山华人传统春节气氛推向至沸腾点。

事实上,早期的柔佛古庙游神不如近年来得繁华热闹,即没有游神花车,也没有民众们高喊着「兴啊!发啊!」,更没有摇晃神轿的举动。这次,新山生活誌/JB City Guide 很荣幸能够邀来柔佛古庙管委会主席——李富新,借由这位具有公信力的高层人物,为我们叙述有关游神历史文化的点点滴滴。

为何游神要喊“兴啊发啊“?听他叙述文化点滴

那是个焦金烁石的炎热午后,我们在新山直律街的美食中心吃着午餐,这是我们第一次会见李主席的地方。贵人事忙的他顶着矫健步伐走向餐桌,爽快地拿起手中饮料大口大口地喝,散发令人敬畏的气势,这是我们对李主席的第一印象。走进正对面的柔佛古庙后,大伙儿随意拿了几张椅子坐下畅谈,毫无所谓的距离感。

柔佛古庙游神是什么时候开始?

自19世纪以来,当年开发新山城镇的Temenggong Daeng Ibrahim和陈开顺带着4,000名华侨从新加坡来到新山,因柔佛王国推行港主制度 (每个港口都有一个港主),招引大量华人移民前来新山拓垦,当时柔佛港主多为潮籍人士。柔佛古庙游神的由来,其实和当年柔佛备受敬重的「义兴公司」有非常大的关系,陈开顺是当时义兴公司的首领。据传港主们每逢正月初一到初十五都很忙碌,最后唯有选择农历新年后的一个星期,也就是正月初二十一集合在柔佛新山纱玉河河口,以记录他们敬供给义兴公司总部的收成。为让这个寓意着庆丰收的好日子更热闹,当时的港主们便有了「游神」的想法,将柔佛古庙的五尊主神请出口绕柔佛古庙与市区中心一圈再回来供拜,象征风调雨顺、出入平安。久而久之,每年正月二十一都延续此传统节庆。

回顾过往,早期的柔佛古庙游神和现在最大的差别在于?

早期的柔佛古庙游神,其实是由港主自己聘请人们来抬神 (游神),路途不长,人潮也不像现在那么多。因为人力资源动员上不如今日顺畅,为解决每年雇人抬神的问题,约1922年柔佛华侨公所 (现今为中华公会) 成立后才开始交由五帮各自负责抬游。(那早期的柔佛古庙游神,也有洗街仪式吗?) 我相信这些风俗是当年流传下来的,就像我们华人搬新家,传统上会使用茶、盐、米和柚子叶清洒环境周围,作为净化开运的仪式。

有个问题感到相当好奇,或许以往大家不会想到,为什么一直以来只有瓊州会馆、广肇会馆、客家工会、福建会馆和潮州会馆这五帮呢?

最早注册的是广肇会馆,因为没有一个合适地方凝聚所有同乡们,当时只有一间义兴公司,而几乎90%的义兴公司成员是潮州人,其余则是福建等其他籍贯,为凝聚所有当时最能够代表大部分的新山华社,才慢慢逐步成立瓊州会馆、客家工会、福建会馆,最后才是潮州会馆。那为什么潮州会馆会是最后成立呢,因为在1917年义兴公司被令解散后,直到1922年华侨公所成立的这期间,义兴公司内的潮州人一直没有合适场所凝聚起来,所以在1934年便成立了潮州会馆。在1943年二次大战后,华侨公所正式转为新山中华公会,才开始有成立五帮的概念。大家都知道柔佛古庙是属于潮州人的,奉祀主神的自然是由潮州会馆来负责,那我相信当时是通过抽签方式来决定另外四帮神明的位子顺序。

这样听起来故事挺有趣的,那是否关系到众神夜游的出场顺序呢?

其实从柔佛古庙来看,大家就能知道玄天上帝 (潮州会馆) 是主神,它的左右神明既是开路先锋——赵大元帅和华光大帝。那另外的左右神——感天大帝,也就是我们华人俗称的“大伯公”和洪仙大帝也会随着开路先锋出场,最后柔佛古庙的主神——玄天上帝才是最后出场的压轴。

原来如此,每年众神夜游我们总特别期待五尊神明的出场,信众们摇晃神轿时都会情绪高昂地喊「兴啊!发啊!」,此举是有什么典故吗?

文化是需要被提升的,早期以摇晃神明的方式进行游神,是因为想要增添更多互动感、参与感、活力感、激昂和凝聚力。众所周知,柔佛古庙游神并不是庆祝神诞,也不是三跪九叩的传统方式游神,这也是为何如今它能够被誉为是一场「神与人的嘉年华会」。很少人知道游神源自何方,其实玄天上帝是在400年前的中国福建省而来,跟随着人民的迁移将庙宇风俗带到这里。

至于我们喊着「兴啊!发啊!」的传统口号,其实和中国原乡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我个人认为是因为「义兴公司 “Ngee Heng”」所演变而来的,潮州人说的「兴 “Heng”」代表幸运,当你“Heng”的时候就一定也会「发 “Huat”」,但未必每一次“Huat”的时候都会“Heng”,所以我们要“Heng”了才能“Huat”,也许这是我们喊「兴啊!发啊!」的由来典故吧。话说回来,像摇晃神轿和喊口号等诸如此类的举动,在早期游神是不会上演的,而是后来因为想要激起兴奋高昂的气氛辅助才融入进去。

你认为年轻一辈族群,在柔佛古庙游神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年轻人所扮演的角色,犹如一辆火车头,带领陆续乘车而上的不同乘客们前往更美好的未来。我坚信这世界上的任何一种文化,包括所谓的夕阳产业,都需要靠年轻人不断踊跃地出来参与,才能够传承下去。柔佛古庙能够让管委会提倡该文化直至今天,我们尤其感谢五帮会馆大力合作,同时也能让中华公会和五帮会馆得以找到新成员加入。你们都是新山人吗?(点头) 仔细回想,新山人的华团是永垂不朽的,然而其他州属的华团比如海南会馆、潮州会馆等等,很多都是老将残兵 (笑),不是打麻将就是折金纸,这样就不再有新元素。反而因为新山有这样的百年游神庆典,大家都绞尽脑汁地思考如何让柔佛古庙游神文化年轻化。

是,我非常认同世界上任何一种文化都需要年轻人的加入。那透过柔佛古庙游神庆典,你希望能够传承怎么样的文化理念下去?

庙宇是凝聚各个民族力量的地方。我们时常会听到在众神夜游的时候,会有年轻人或帮会打架闹事。其实在神明面前,大家应该学习如何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在生活上同样也是如此,这也是我所希望传承的文化理念下去,不只是应用在特定日子的柔佛古庙游神庆典,而是将这份能量延续至生活上。

对于柔佛古庙游神庆典的未来展望?

外人看游神是三天两夜的事情,但其实背后筹备的团队是非常辛苦和煎熬的,我们一年比一年还要早策划,比如最近新加入的全球网络Live直播功能等等。相信除了柔佛古庙管委会,其他五帮会馆和中华公会都非常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轻人加入。传承的工作,不应该只是局限在我们这群人身上,也应该是由我们大家一起参与。刚刚你们问要如何传承游神文化,其实不应该问我,应该要问你们自己,因为柔佛古庙游神文化最后终将回归到你们身上,因为柔佛古庙是属于整个新山华人和新山华团。

/本文章部分照片为柔佛古庙管委会授权提供

Zero .R
Zero .R
超敏感族群,活在這吵鬧世界的安靜女生; 喜歡簡單氣質的事物,堅信Less is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