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找藝術,藝術中找生活」骨子里藏着热血乐魂的二人组合BuskStop,传递來自南方的旋律

音乐在你的生活中占据了多少比例呢?驾驶的时候我们开着电台广播,坐在电脑前我们点开 Youtube 或 Spotify,来到购物商场更不乏热门歌单的循环播放。在这个资讯爆炸的时代,音乐于我们就如同信手拈来。曾经我们想尽办法存钱、只为购得偶像的新唱片,现在只需连上网络就可以听到过瘾。许多创作者选择透过网络平台向群众分享他们的音乐,但也有这样一群坚持自我的唱作人,选择走入人潮窜动的街头放声而唱,创造与来往路人的邂逅。

或许是新山某个繁忙街角、亦或马六甲的曲折小巷,你可能也曾遇过这2位街头歌手。没有华丽炫目的舞台,这个由 Busker Max 雜草魂Jeff 黄文耀 所组成的「 BuskStop 通街走唱 」,总是以一人弹奏吉他、另一人敲击箱鼓的合作形式演出。有时你会听到经典的抒情歌曲、一会儿又变为了草根民谣、偶尔再穿插自己的原创曲目,吸引路人们驻足围观。两人年龄相差5岁,分别来自马六甲和北马吉打,在新山一场朋友的音乐会上结识,自此交织出一段神奇的缘份。

从事烘焙业多年的 Max 目前居住在马六甲,身为司机的黄文耀则每日来回于新马两岸之间。黄文耀在新山的家中设置了一间独立音乐室。空间有限却是五脏齐全,满墙的吸音海棉将里头与外界的杂音隔开。我们坐在这里,周围尽是录音器材、吉他与经典乐队的海报。这对外型相差甚巨、气质又异常相近的奇异组合,在幽默谈笑间与我们畅谈他们的经历、遭遇、以及仍在前行的音乐梦想。

下列访谈中,M = Busker Max 雜草魂 / J = Jeff 黄文耀

Q:两人分别是何时开始接触音乐?

J:我在中学时期,受到了很多港台歌手的影响,像是李宗盛、赵传、罗大佑、庾澄庆等创作歌手。从最初的抄写歌词,到最后自学吉他、迷上编曲写词,全凭着一股热血和冲劲。我曾因为忙于工作而停止创作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在学电脑时,透过网络接触到一个唱作论坛,与同好们的交流唤起了我对音乐的热爱,于是在网上学会了用电脑录制 demo,再一步步地走回创作路上。

M:我是中学时期接触到 Beyond 的音乐,也很喜欢当时的主唱家驹。在他的影响下学了吉他、写歌,还到处参加比赛,虽然战绩屡战屡败,但没影响我的热忱。中学毕业后我原想进修音乐科系,但学费太过高昂,我便投身于烘焙行业,停滞了将近10年。之后我在纽西兰、印尼、菲利宾等各国旅行期间,发现自己始终忘不了音乐,认识了黄文耀等人后更加重了我重归音乐的决心。

Q:当初是怎么认识彼此、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组成「通街走唱」?

M:当时我们有个共同好友在新山办了音乐分享会,我们就坐在两隔壁,聊了一阵发现彼此住得近、性格也投缘。从那时起我们就常一块出门,已有街唱经验的我,在邀请他一起到街头演出数次后,我们都觉得这样的组合模式很有趣。最后我们在2015年正式组成了「通街走唱」,就像是城市哪一个角落需要音乐,那里就有我们出现。

J:刚开始我们都是抱着玩票的心态,渐渐受到了瞩目后,我们便常驻在马六甲、新山一带演唱。我们一般会轮流主唱,有时一天还会唱上8小时。但整个过程是很爽快的,我们不需要太多练习或彩排、凭着默契就可以直接演出。我们也从没起过争执,Max 是一个很坦然的人,认识了他之后,我才意识到原来街唱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Q:比起固定驻唱,为什么会选择以街唱形式来演出呢?

J:曾经有人询问我们会不会接婚礼上的演出、或是到某个餐厅固定驻唱,我们一般都会婉拒。婚礼来说,我们俩光是形象都不大合适吧,哈哈!另一方面,在有人出资请你演唱的情况下,歌单或多或少都会被干涉,只能按照客人的要求去选择曲目,就没办法自由唱自己喜欢的歌了。

M:我觉得街唱就是一个“态度”吧。我们选择唱什么、想听的人就会自动享受当下片刻。婚礼上大家看似都坐在台下,但认真聆听歌曲的人却不多。人来人往的街上,要是谁肯停下脚步去听你的歌,那一定是发自真心的。歌手和听众在那刻是在真正交流,就算没有对话、他甚至不必付钱,对我们而言已是很大的鼓励。

Q:在街唱的时候,难道不会在意别人眼光吗?

J:当然会!街唱和舞台表演的形式具有很大的差别。即使我曾站上大舞台、参与过电视比赛,第一次走上街头时依然会瑟瑟发抖。我很在意其他人的看法,担心唱了2、3首却无人停留的话,自己该怎么办。但一旦人潮聚集起来时,情绪就会伴随氛围高涨。有了一回经验后,就会想尝试第二回。反观以前参加比赛时总想得太极端、无法好好发挥,最后我透过街唱找回了享受歌唱的感觉。

M:还没街唱前,大家会看到我的长发、纹身、面恶凶煞的样子而回避。开始街唱后,人们却会被这样的外型吸引注意力、进而与我攀谈。一些人以为我是混血儿、也有人问我来自于哪里。有一次我只是抱着吉他还在准备中,就已有人掏钱要付tips,让我怀疑自己应该要走偶像路线而不是实力派,哈哈!

▲ 两人于五福城购物商场中演奏萧煌奇的《末班车》

Q:你觉得身处这行的最大挑战在于?

J:我们俩平日都有自己的正职,音乐对我们来说其实不是工作,我曾经全职只靠音乐创作来维生,但久而久之,会感觉那份热爱在变质。因为我开始注重和追求回报率,会为了生活、为了钱去迎合别人。最终发现,音乐其实不亏欠我们任何东西,一昧指望音乐能带给你什么好处是不对的。有了正职后,我觉得自己才能更纯粹地去爱音乐。

M:很多人问过我们要如何创作、怎么街唱等。可是创作是没有限制的,它可以天马行空。没有人规定说要先有旋律才能填词、还是先写了歌词才能谱曲,音乐就是个人的想法和抒发,跟着自己的直觉走最重要。街唱方面,大家最初都会怕,但追根究底,你只需要一把吉他,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接着找到一个位置,就可以随时随地去唱。

Q:作为街头歌手,你们遇过最特别的事情是?

J:每一天的街道都有各种各样的人经过,能发生的趣事实在太多了。有一次我在演唱莫文蔚的《外面的世界》时,发现有一位女生听众正在哭泣。当下也无法做些什么,只能专注把歌唱好。没想到隔天她又来到了同个地方,询问我是否能再多唱一次,我演唱的时候她再度哭了。这就是音乐神奇的地方吧,可以很真切地感受到人的情感。

M:我们有些日子会一直固定在某个地方演唱,也会开始看到一些熟面孔。曾有一天我们临时休息,在隔天回到演唱的地点时,一位从没见过的阿嬷很关心地来问我们昨天是否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她是住在临近的居民,每天都会在自己的家听到我们唱歌,我才察觉到角落也有默默支持我们的听众。不同的场合里,有人会送上食物慰劳、也有路人曾拍下我们的照片送给我们,这些都是街唱才会碰上的机遇。

Q:今后两位还有什么的规划吗?

M:前阵子我由于嗓子使用过度而导致喉咙长茧,现在处于休养阶段。同时,我和好友正筹备在马六甲开设一家冰淇淋店,售卖我们自制的手工冰淇淋和甜点。希望也有机会在店内把我们的音乐分享给大家。

J:完成了自己的专辑《瑕疵品》后,我目前也正在协助 Max 制作他的个人专辑。由于我们擅长的歌路、创作风格大相径庭,所以我们还未一起创作过歌曲,也尚未有同出专辑的打算。不过待 Max 康复后,我们想要办一场音乐会,以感谢一直支持着我们的朋友和听众们。

▲ 原创曲目《慢慢的我就习惯》by 雜草魂

▲ 原创曲目《感觉》by 黄文耀

profile picture_buskstop_1

『 Jeff 文耀 』
Facebook
www.facebook.com/jeffwenyao

profile picture_buskstop_2

『 Busker Max 雜草魂 』
Facebook
www.facebook.com/buskermax

Ag+
Ag+
只是元素周期表中的一份子。 重度咖啡因成癮者,立志理性銷魂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