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職人,專注做好一件事」原来老街的SMILE壁画作者是他,专访全职艺术创作者FRESH

街头壁画 (Mural),代表了一种新兴青年文化。从曾经的非法活动、到逐渐被公众接受,随着画面呈献演变得更纷繁芜杂,来自合法的委托创作也越来越多。除了作为表达自我的大舞台,一些画中融入的当代文化潮流,更是成为了一个地区里的显著标志。不论你是在地新山人、还是外地游客,凡曾莅临这条陈旭年老街,必定会记得这一幅壁画的存在。大大的「SMILE」文字,横跨在鲜黄色的花卉图案上,总吸引着来往路人停驻打卡,可说是老街里的一道亮丽风景,墙面的右下角低调地签着一个名字,但背后创作者的身份来历,我们从来不得而知。

Meet "Fresh" - The Artist & Muralist

  隐藏村里的酷炫高脚屋 · 是工作室也是他的画布

以「Fresh」作为笔名的 Afiqe Farid,即是 SMILE 壁画的原创作者。原以为绘制壁画仅是他的个人兴趣,在他郑重表明自己是一名全职壁画家后,着实让人对这份绝不普遍的职业更为好奇。Afiqe 与友人共同成立了名为「Rumah Ikan Kolektif」的艺术工作室,其据点就坐落在新山市区附近的马来村内。被几人重新刷上白漆、合力画满了鱼形涂鸦的高脚屋,在一众传统村屋中显得个性十足。Adiqe 自豪地表示:「房东不但不反对我们这么做,甚至还询问我们能否为她家绘制壁画。我觉得这是对我们最好的认可了。」

Q & A

「專訪」“藝術創作不是必需品,可是它的存在無可取代。”

1. 是什么激发了你对壁画的兴趣?

要说起最初的源头,我小时候很喜欢《侏罗纪公园》这部电影,喜欢到把电影里的情节、出现的每只恐龙都画了出来。自那开始,我就格外热衷于涂涂写写,喜爱用大量的颜色描绘自己的幻想和故事。但慢慢的,我发现纸张无法满足自己的需求,我一直渴望在更大的面积上作画,最后就把目标转移到了壁画上(笑)。我的第一幅壁画作品是在2014年完成,先前我曾参与过几次美术课程,却没有一项是教人怎么在墙壁上画画。只得在有经验的朋友带领下,几个人互相学习琢磨,再各自发掘出自己的风格。

2. 稍微说一下你的作画过程吧。

确认完墙面的尺寸后,我会从资料和灵感收集先起步,想到什么会先记录和打下草稿,再筛选几幅满意的入线稿过程。我尽量不依赖电脑创作,因为心里总认为电子档的画作缺乏了温度。唯有在配色阶段时,考到成本和效应的问题,才会使用 Photoshop 等软件进行上色。到墙上正式作画的时候,我会混合各款颜料,搭配不同的刷子、喷枪作画。有时我会单独作业,但在最忙碌的时期,我曾必须在6天内完成2幅壁画,就得借助工作室团队的力量一同合作。

3. 你的灵感多数从何而来?

以前的话,我的主题多数是围绕在植物或是花卉上。但我不希望自己的创作就此被定格,不管是画的对象、还是上色风格,我想尝试融入新的元素,像是如何在墙面上凸显液体作画 (fluid painting) 特有的色彩流动感。题材方面,我通常会从民俗故事、或是身边的事物汲取灵感。在进行商业项目时,由于客户有一定的要求,会较容易撞上所谓的“Artblock”灵感空白期。遇到这种情况,我会出去走走、或适时休息一下,调整好心态后再从零开始思考问题。

4. 最喜欢的作品是哪一幅?

绝对非老街的那幅「SMILE」莫属。虽然作画过程耗了一个月之久,但也是我最满意的作品。那时每天醒来想的都是要把这幅墙画好,当下雨而无法外出时还会特别沮丧,各种回忆都包含在里头。我个人也想把「SMILE」衍生成一个完整的系列作,然而这需要充裕的资金和时间才能进行。尽管有人建议我通过众筹平台来募集所需的资源,但在经过考虑后,我还是想凭着自己的力量把这个项目独立完成。

5. 人们刻板印象中认为 “艺术家养不活自己”,对此你的看法是?

这也是我很常听到的质疑。艺术并不像食物,是人类要每天摄入才能活下去的必须品。但我认为,艺术是无法被取代的,这种表达具有主观性、有感情,使观看的人产生情感上的共鸣,这是计算再精密的机械也难以模拟的事情。我确实不是每次都有壁画的工作可接,但我的创作也并非只能局限在‘壁画’这个媒介上。有些客户透过壁画认识了我,对方想要的产品却不一定是壁画。例如近期内我将和某个时尚品牌推出合作款式,我觉得这是艺术才能带来的另一种可能性。

6. 对想要以艺术维生的朋友们,你有什么建议?

首当其冲的,必定是要考虑清楚:画画和创作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当这件事变成了一门生意,它带给你的乐趣,甚至是成就感或许会大幅度降低。到那个时候,你还能不能保持热忱、在工作以外的时间还有余力拿起画笔?有一位前辈曾告诉我:「待在这行,只有积极的人才能走得下去。」今天完成了一件满意度极高的作品,不代表往后就可以松懈。如果决定了这条路,就要对自己的选择感到自信。于我而言,这是我所追求的生活,我不会后悔,这辈子也应该不会再转行。

採訪後記 · AFTER STORY

街头壁画在多数人眼里,就像是一时兴起的产物、一个偏冷门、甚至在本地算得上“非主流”的艺术创作。但对 Afiqe 来说,这不止是他的爱好、热诚所在。他更以此为生,不活在象牙塔里,靠着自己双手和不懈的努力,以一名全职壁画家的身份,挺直腰板地生活在这个城市。职业本不该分高低、更不该以“赚不赚钱”去衡量其价值所在。每一份倾注了心血的专业,都值得被尊重。

Fresh | The Artist & Muralist
@apayangfresh

Rumah Ikan Kolektif
@ikan2artyvision

Ag+
Ag+
只是元素周期表中的一份子。 重度咖啡因成癮者,立志理性銷魂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