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不止為美而存在」莫兰迪,这位意大利20世纪艺术家不仅是你认识的延禧攻略色调

近年清宮剧大热,捧红无数演员们的《延禧攻略》虽曲终人散,全球剧迷仍沉浸画面里的独特视觉美感。相较以往宫廷剧艳红亮紫的高饱和度色彩,剧中富察皇后与众妃嫔们更是颠覆一贯的传统作风,首次穿上素雅清淡风格的宫服。精心打造的高质感冷色调装潢,更增添一抹温柔的中式典雅气息。观看 《延禧攻略》仿佛像是翻开一本古典美学字典,有人说这是「莫兰迪色」色调,也有人说这是「中国传统色」色调。本期文章分享的非两者间的差别,从剧集延伸出来的美学创作,更值得你深深迷恋这位伟大的艺术画家。

进入正题前,先了解何谓中国传统色调。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的「栾贺鑫」内地著名美术指导,正是带领《延禧攻略》这股时尚风潮的背后灵魂人物。曾有人指出,18世纪清乾隆年间盛行的冷色调,比较20世纪进行创作的莫兰迪 (Giorgio Morandi) 更早出现。当时中国人采用墨和水控制颜色深浅,散发一股灰冷色的内敛奢华感,沉稳的墨色调蕴藏了传统中式色彩学的学问,推翻该剧监制「于正」初期在微博公布灵感源自「莫兰迪」的说法。

Who's Giorgio Morandi?

诞生于1890年,深度迷恋大自然系纯色调

看起来毫无神气的颜色,经他的巧妙摆弄反而熠熠生辉,显得高雅精致。

意大利北部有座博洛尼亚 (Bologna) 历史文化名城,它也是意大利最古老城市之一,1890720日隐约传来一阵婴儿哭声他就是往后被世人记住的20世纪著名艺术家—— 乔治 · 莫兰迪 (Giorgio Morandi)。擅长以瓶瓶罐罐等静物或风景画创作,偏爱选用暖系冷色调为主:裸色、姜黄、褐色、橄榄绿、灰蓝和白色等,连阴影都不是那么寂黑的,独树一帜的风格跟当时19世纪盛行的野兽派立体派现代主义风格显得与众不同。看着莫兰迪的画作,那些瓶罐器皿仿佛都没有锐利的棱角,甚至几乎没用高彩度的鲜亮色,平凡无奇的物品却重新唤醒视觉感官的体验。莫兰迪绘画瓶罐器皿的油画超过1000张,每一幅周遭仿佛萦绕着静谧的气场,温暖色调与细腻笔触勾勒出一种宁静柔和、舒缓雅致的美感,让人不自觉陶醉在他的世界。

越简单的事物越难找到突破,这就是莫兰迪深度迷恋着瓶罐们的原因。没有复杂构图的视觉干扰,透过垂直摆放瓶子在画面中央,龟缩在一隅天地,反反复复排列形状单纯朴素的瓶子,尝试推翻我们透过定义所认知的世界,从而回归最纯粹形体的本质。当时生活在激进思想艺术家毕卡索 (Picasso)、米罗 (Saint Miro) 和达利 (Salvatore Dali) 的动荡年代里,看似墨守成规的莫兰迪却闯出新天地。他的一生中共留下约91幅素描、78幅版画、62幅绘画和18幅水彩,除了后期最著名的瓶罐系列作品,但原来莫兰迪早期也是风景写生派画家。自父亲去世后,便随着母亲与三个妹妹搬至丰扎达大街36 (Via Fondazza 36) 生活,而画室房间的那扇窗户就是他与世界联系的唯一方式。

讲究自然光线,是极致敏感的典型双子座

他是沉默寡言的巨蟹座,却拥有一个极致的双子座艺术家灵魂,因为他即拥有纳米级的敏锐度,也拥有难以揣测的倔强性格。莫兰迪个子高大,性格却固执得像一道厚墙,最厌恶房间里的各种微小变化:光线、空气、灰尘邻居在战后修葺房屋,他不高兴,因为光线质地带来变化;妹妹打扫房间他也不高兴,因为灰尘被擦拭后改变光线;妹妹靠近他时都得提起裙子走路,以避免摩擦地面发出窸窣声影响到他,即便如此小心翼翼,他仍然禁止妹妹们踏进他的画室。

莫兰迪度过生命中大量时光的地方——画室房间。

这位离群索居的画家,绝大部分生命都在画室房间呆着,偶尔也会背着颜料去野外写生,找到合适地方就一动不动待在树丛里,等待最好的自然光线来临。对光线变幻极度敏感的莫兰迪,甚至不愿让妹妹去打扫他的画室,为让那些落满灰尘的瓶子保持最初模样,持续让它们在室内暗淡光线下充满着神秘,就像他说的:每样东西都是个谜,我们本身是个谜,所有简单谦卑的事物也都是个谜。曾有一位意大利画家兼莫兰迪好友的乔治 · · 基里科 (Giorgio de Chirico) 给予他极高评价:他拥有欧洲艺术真正深刻、纯净的抒情感,表现平凡事物的形而上精神;教给年轻人几何图画的永恒定律,那是所有伟大、所有美、所有沉郁情感的基础。

资深宅男,孤独终老睡一辈子的单人床

莫兰迪一生过着简朴生活,这位淡泊名利的意大利男人,不曾有任何爱情记录,终身没有娶妻结婚。在他的生命里,除了去过一次苏黎世看塞尚的画展之外,最远则是到佛罗伦萨、威尼斯、罗马等意大利主要城市旅行。莫兰迪就像深山隐士一样安居在自己的家乡,对着瓶瓶罐罐修炼内功,却展现出影响一个多世纪的“极致”和极简。尤其是到了晚年,他连附近的佛罗伦萨和威尼斯都不走动了。他说:我以往过的都是一种非常安静而隐退的生活,唯一希望的东西是获得平和安静,以便工作。

难以想象,他活到74岁都几乎在同一条街上打转,如同难以想象他用近乎一辈子的时间专注于瓶罐画作。用现代说词比喻,莫兰迪就是一个典型宅男。1964年,老烟枪莫兰迪罹患肺癌,确诊后不久即撒手人寰。莫兰迪最终长眠于博洛尼亚城市公墓中,身旁是他三个妹妹和早夭兄弟的墓。一家人最终还是整整齐齐…… 晚年,他在信中坦言:

I too am not getting enough done, and what I do always seems to require so much time and effort. For the past few days, I don’t think I’ve done anything worthwhile. Believe me, to feel this way at my age is quite sad, since each time we begin, we always think we’ve understood, that we have all the answers, but we’re always starting over again from the beginning.

Zero .R
Zero .R
超敏感族群,活在這吵鬧世界的安靜女生; 喜歡簡單氣質的事物,堅信Less is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