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新山老街走一趟信仰之旅, 一起放慢脚步聆听这5座庙的故事

“新山没什么好玩的啦!”每逢周末,大部分新山人内心都有这样的os,就连有朋友寻求旅游推荐时,我们也常以这样语带抱怨的句子回应。但事实真是如此吗?又或是因我们对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太熟悉,以至于我们已忽略和习以为常?然而,那条你常经过的新山老街,你可曾细细品味它所散发出来的历史气息?你又是否想过,那里紧挨着的5座庙,恰恰是我国多元文化和宗教信仰的体现,那里是名副其实的“和谐街”?这次,就让我们跟随「新山时光小旅行」负责人蔡皓崴的脚步,一起穿越时空,聆听这5座庙述说它们的故事……

– arulmigu rajamariamman devasthanam兴都庙 –

这座建于1911年,位于印度街的兴都庙,相信新山人都不陌生。在这一长串的庙名里,Arulmigu意即神圣Devasthanam意即Mariamman则是生育、土地和雨水之神,也是这座庙里的主神,这与早期马来亚的印度人工作有关。多从事胶工的他们,祈求橡树开花结果、土地肥沃和雨水充足。由于当时一些印度人在已故柔佛苏丹阿布巴卡的胶园里割胶,在工头Kootha要求下,苏丹捐赠土地和RM500兴建此庙,故庙名里有“Raja”

入庙前,需脱鞋洗脚,摇摇左门上的铃铛,相当于告诉神明你要进来。一进庙,供奉于庙的正中央房间里的正是Mariamman神,房间外的天花板上则有其画像。这是因为兴都教的神像为黑色,无法看清,所以都会在房外放有塑像和肖像。

▲ (左)兴都庙里有个华人用的香炉,上面还写着「风调雨顺」。没人知道这个香炉怎么出现,只觉得拿来插香也挺好用,就一直保留下来。

兴都教里,按3大主神,即创造之神梵天(Brahman)、守护之神毗湿奴(Vishnu)和破环之神湿婆(Shiva)分为不同派系,各以其中一个主神为主要供奉对象,这座兴都庙就是湿婆派系。因此,在Mariamman神房间两边的小房间,分别供奉湿婆孩子,即主管智慧的Ganesh(又叫象头神)和战神Muruga。另外,庙里也有许多湿婆及其化身的塑像。

▲ 庙的正中央房间里供奉着主神Mariamman,左右房间则分别供奉Ganesh和Muruga。房间外则对应其画像。其中,除了主神塑像外,其余神明都可以直接拍摄。

▲ 该寺庙属于湿婆派系,因此庙里有许多湿婆化身的画像和塑像。

▲ 中间有3只眼,脖子绕着眼镜蛇的就是湿婆,右边青色皮肤的妻子雪山女神Parvati。湿婆和妻子两侧的分别是他们的孩子象头神(坐骑是老鼠)和Muruga(坐骑是孔雀)。

– gurdwara sahib锡克庙 –

位于Galleria@Kotaraya对面,那间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黄色建筑,竟是一间锡克庙。锡克人主要来自北印度,与巴基斯坦的长期交战,令他们体格高大健硕,因此他们来到马来亚后,主要从事警察、保安和士兵。一次,已故苏丹依布拉欣的橡胶园仓库着火,苏丹因锡克人灭火有功,因此让他们在此处兴建一间锡克庙。

进入锡克庙前,需确保身上没有烟、酒和肉。不论男女,都要脱鞋和以头巾遮掩头发。祈祷室的正中央是祭台,以旁遮普语书写的一大本圣经用布盖在祭台上。信徒祈祷时,跪拜后,边围着圣经边祈祷,并用扇子轻扇。

▲ 锡克教第一位和第十位老师

锡克教是一神教,与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一样,神是无形的,因此那本汇集神的旨意和10位老师知识的圣经,就是他们的膜拜对象。每晚,圣经都要被收到祭台旁的小房间里,天亮后再拿出来。另外,人不能背对圣经,因此离开祈祷室时,需后退离开。

– 柔佛古庙 –

与一般用供奉神明命名不同的是,柔佛古庙是少数以地方命名的庙宇。这座新山人最熟悉不过的古庙,因每年农历年二十一的「众神夜游」而在国内外声名大噪。根据古庙里现存的两样文物,即写有“同治庚午”(1870年)的匾额和“同治乙亥”(1875年)的铜钟推测,古庙有超过140年历史。目前看到的样子,是1996年修复后的模样,并增加了一些新元素。

▲ 古庙的其中两幅壁画融入了本地元素,你找到了吗?*提示:植物

作为一座潮州庙,古庙的设计明显融入了潮州特色——剪粘。屋顶上的塑像,都是以剪刀剪了陶土后,用洋灰拼凑起来。摆在庙里正中央,是潮州人供奉的元天上帝,但皓崴解释,古庙里的五尊神其实与各籍贯没有太大关系,只是早期的古庙管委会为减轻游神时的人力负担,才与各籍贯会馆合作,由他们各自领养一尊神。五尊神明中,较为特别的是洪仙大帝,在中国和台湾,并没有关于这尊神的记载,而主要是在东南亚地区才有人拜。

▲ 左:潮州庙的特点是“剪粘”塑像。右:从前的旧书报杂志会拿到这里烧,再将灰烬撒进纱玉河,代表知识川流不息。

▲ 上:屋檐上圆形的叫“瓦当”,尖形的叫“滴水”。下雨时留下的雨水形成水帘,呼应“水为财”的说法。下:中间绘有龙的为主梁,主梁正后才能开始继续建。

– cic 天主教堂 –

站在高耸的建筑前,瞬间感觉自己非常渺小;典雅素白的外墙给人一种纯洁和庄重感,这是耸立于Double Tree酒店旁的“CIC”天主教堂给人的第一印象。

全名为“Chruch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的天主教堂,一般简称为“CIC”。这座由沙神父建于1883年的天主教堂,是新山第一座天主教堂。但目前我们看到的,是1921年由亨利神父新建的。当时的旧教堂是在新教堂旁的一座小房子,现已拆除。

▲ 大图:新教堂旧照。小图:建于1883年的旧教堂,后已拆除。(取自CIC教堂官网)

新教堂的建筑外观则明显融入宗教特色,特别是高耸和尖塔,因信徒认为可以把自己的声音传到天国。目前在新教堂看到的大门、地砖和塑像,都是从1921年保留至今。

▲ 左:位于教堂外中央的圣母玛利亚像是由已故柔佛苏丹苏丹依布拉欣·依斯迈所赠。右:沙神父与苏丹依布拉欣·依斯迈关系密切,因此苏丹在沙神父过世后特地做了个纪念牌。

▲ 左:被称为“有求必应的失物招领St. Anthony,信徒不见东西时都会向他祷告。右:Velankanni,是圣母玛利亚在印度的版本,本地印裔信徒会结合自己拿花供奉的方式

▲ 教堂里墙壁上挂有14个耶稣受难故事作为装饰。

– MASJID AL ATTAS 清真寺 –

在新山老街区,编辑所知道的清真寺只有外形明显的Masjid India Johor Bahru,殊不知在Tropica Inn酒店附近,还有一间隐藏式的清真寺。这座Masjid Al Attas清真寺,并不像一般我们看到的清真寺,有明显的洋葱头,编辑反而觉得更像是一间比较漂亮的嘛嘛档。但是,不论是这座清真寺本身,还是其建造者,都大有来头,因现代柔佛第一间清真寺。另外,由于靠近新山市区,它也被称为Masjid Batu 11哩)。

这座清真寺,是以Al Attas家族命名,他们是其中一个最早来到马来亚经商的阿拉伯家族。其中,创建这座清真寺的Habib Hassan,是一名商人和慈善家,其故居目前已捐出来充作柔佛御林军办公室,新山中华公会绵裕亭义山的部分土地也由其捐赠。

两兄弟都与已故柔佛苏丹阿布巴卡和依布拉欣·依斯迈关系友好,弟弟更是苏丹阿布巴卡的宗教司,是现代柔佛第一位皇室宗教司。这个家族发展至今,拥有许多产业,包括新山老街区的部分店屋也是他们所有,在柔佛经济和宗教上都具有很大影响力,在马来社群里几乎是无人不知。

采访当天,由于清真寺未开放,因此编辑无法进入这座现代柔佛第一间清真寺,只能拍摄外观照片,稍嫌可惜。

看完这5座庙的故事,你是否对其他文化和宗教信仰有更多了解?其实,新山并非真的没什么好玩的,只要我们带着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和愿意聆听的耳朵,惊喜就在我们周围。下次经过新山老街区时,不妨放慢脚步,聆听这个高速城市下缓慢跳动的脉搏。=)

– 新山时光小旅行 –

016-515 8631

18
18
总是自称十八岁的祖国未来大红花,人生终极目标是吃饭睡觉打肉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