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敬我們的2018」这3位马劳决定回来新山工作,让我们用一杯茶交换他们的故事

以前,我们身边有不少外劳;如今,我们身边有不少人成为了“马劳”。伴随着“1兑3”的诱人兑换率,不少大马人离乡背井,越过长堤到彼岸的新加坡工作,渐渐形成了“马劳”这个新词汇。根据新加坡移民与关卡局资料,每天有40万大马人进入新加坡,当中以“马劳”居多。尽管“马劳”们每天披星戴月,为了避开高峰时段,只能更早地起身,更晚地回家,但仍有许多人义无反顾的加入这个行列。然而,就有这么一些人,为了家人、为了理想、为了健康,决定辞去在新加坡的工作,回到这片熟悉的故土,写下人生的另一个篇章。这次,就让我们来听听其中3人,他们的故事……

1。

“我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开餐馆,专门聘请患有阅读障碍的青少年,提供他们训练,让他们有个接触社会的平台。”

与一般马劳年轻就到新加坡打拼不同的是,42岁的Nick2年前才决定到新加坡工作。

我的太太是新加坡人,之前我们一直住在新山,也在这里工作。直到2年前孩子在新加坡上小学后,才决定举家搬去新加坡。

适逢今年新政府上台,Nick认为新政府会有新作风、新气象,因此决定回到新山就业。你还记得之前在网络爆红,引起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鸡饭哥吗?没错,故事里的主人公就是Nick。就在509大选结果揭晓当天(10日),Nick递交了辞呈。他在信中提到:我挚爱的祖国马来西亚刚刚’Ubah’,我相信回到马来西亚有更多机会。即使我只是卖鸡饭,也能交税给新政府。

其实我之前就已经和家人讨论了半年,辞职前就已开始找工作,因此那次辞职不是一时冲动。

回国发展后的Nick,并没有真的卖起鸡饭,倒是在大马花园一间海鲜楼当起主厨,继续为国效力。看似每天过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普通生活,但在Nick心中,一直种着一颗小小的理想种子,那就是让新山人更了解阅读障碍。

我的其中一位孩子患有阅读障碍,但这里的父母和老师对不太了解。其实,阅读障碍是特殊儿童里比例最高的,全球有15%人口患有阅读障碍。这些孩子看起来很正常,只是认字差,造成阅读和写字也差,可是看在外人眼里,就以为他们只是懒惰,我以前也因为这样误会我的孩子,时常打骂他,我希望解开这种误解。

种子需要浇灌才能发芽,因此Nick目前持续在新加坡上这方面课程,希望加深对阅读障碍的了解,以此教导大众,特别是让那些有阅读障碍孩子的家长,更了解自己的孩子,让孩子有个公平美好的童年。

我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开餐馆,专门聘请患有阅读障碍的青少年,提供他们训练,让他们有个接触社会的平台。

每个选择回来的马劳,做决定前难免要面对不少挣扎,主要原因是薪金3”下的大幅减少,特别是Nick还要维持在新加坡家人的生活,背负着绝对不小的经济负担。提到半年来是否因经济原因而后悔当初决定,Nick倒是不这么认为,因为他一直很喜欢这里的生活。何况,太太在新加坡有工作,所以一家人的日子也算过得去。

我和老婆其实都喜欢新山的生活,因此已决定退休后要在这里定居养老。至于孩子,暂时让他们在新加坡完成学业,其余留给他们长大后自己决定吧!

别人的新新路程是住在新山,到新加坡工作,每天往返两地;他却是住在新加坡,每天到新山工作后,再回到新加坡。如今,Nick把在新加坡养成的健康生活习惯带回新山,每天早上930分从新加坡义顺骑自行车到新山工作,共20公里,晚上下班后再骑回去。他称为“4S”,继save money(省钱)、save time(省时间)、save environment(拯救环境)和save fat(拯救肥胖)。

2。

“新加坡或许是让我感觉整个社会氛围没有太多火花吧!但在大马,这里存在很多可能性,也有很多有故事的人,生活比较有温度。”

9年,若按照大马人平均寿命75岁来看,相当于占了1/6。为了寻找自己生命中的另一种可能性,她辞掉家人眼中稳定、高薪和擅长的工作,毅然决然回到大马,期待与其他人碰出不一样火花。

28岁的易蕙靠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奖学金完成中文系学业,以及一年教育学院文凭后,履行合约,在新加坡当了4年半的老师。一眨眼,就在新加坡呆了9年。

我其实还蛮习惯在新加坡的生活,只是谈不上喜欢,所以我很早以前就有一种感觉,觉得自己不会在新加坡长期生活,合约到期正好是一个离开的契机。我已经在那里呆了9年,我不想再呆个10年。我觉得新加坡就像个紫禁城吧!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新加坡或许是让我感觉整个社会氛围没有太多火花吧!但在大马,这里存在很多可能性,也有很多有故事的人,生活有温度。也因为我是老师,我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保留独特性,而在大马比较能做到这点。

放弃如此稳定的工作和离开那么安全舒适的环境,易蕙已经预见家人一定会反对,因此她用了2年时间来帮父母做心理建设——每隔一段时间就提醒他们自己还有多久就会离开新加坡。尽管如此,易蕙的父母在她真的回到大马时,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一些人对于选择回国发展的马劳总是佩服他们的勇气,但易蕙认为,回不回来纯属个人选择,每个人都选择不一样的方式过活,所以不是说回大马就很高尚。

迷茫,似乎是时下很多年轻人的感受。易蕙辞职时,只知道做自己想做生意,但完全不懂想做什么生意。毫无头绪的她,因此决定先回家乡马六甲,帮父亲打理生意。今年7月,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她到普莱山帮朋友打理民宿。

我相信时间会告诉我一切,没有目标不代表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而是因为有很多选择和可能性,所以何不慢慢找。如今,我更了解自己,所以这近一年来,我觉得对我来说是一个接轨的过程。

辞职至今,易蕙是否曾后悔过?答案是没有。因为对她而言,既然做了这个决定,就往前走。

我也不确定不辞职是不是就会过得很好,因为这是两个人生,很难比较。

还有一个月,易蕙就将与未婚夫结婚,组织家庭。在新加坡已工作6年的未婚夫,也打算辞职,小两口决定到马六甲定居。

3。

“我去新加坡工作是为了多赚一点收入,结果健康受影响。可是如果住在新加坡,一家人不能每天在一起也没有意义。”

还记得那位从新加坡下班后,还要到在顺利花园报馆街卖面煎粿的年轻小伙子吗?他,就是26岁的杜成富。为了亲情,他选择回国发展。

成富在成为马劳前,一直在家乡麻坡一间工厂从事管理工作,收入颇高,因此不曾想过要到新加坡工作。成家后,因担心家庭开销,加上想趁年轻时出去闯闯,成富才决定越堤到新加坡当面包师傅,一呆就是5年。但是,长时间超时工作,且吃不定时,导致成富患上胃溃疡。

其实在新加坡工作2年后因面对一些工作问题,就有想过要回来大马,但当时身体状况还可以,就决定为了家庭,先留下来。但随着健康开始出现问题,才真正做出这个决定。

我去新加坡工作是为了赚多一点收入,结果因每天往返两地,健康受影响。可是如果住在新加坡,一家人不能每天在一起也没有意义。

成富考虑要回大马发展时,曾和家人讨论,父母当时持反对态度,认为在大马做生意,收入不比在新加坡工作来得稳定;妻子倒是因担心他的健康,支持他的决定。

我考虑了3年,但一直踏不出那一步。要做这样的决定并不容易,家人的支持很重要。

考虑到打工族肯定赚不到足以撑起整个家的收入,成富想回大马做生意。由于父亲的面煎粿手艺在麻坡非常有名,兄弟姐妹从小都得学这门手艺,因此成富决定下班后先在报馆街卖面煎粿,累积人气和知名度。为了家庭,成富每天凌晨3点半起床到新加坡工作,11点半才收摊回家。这样每天做两份工的日子,持续了1年。

今年4月,成富辞掉新加坡的工作,全职卖面煎粿,从每天早上10点卖到晚上10点。问到每天工作12小时,那不是比之前在新加坡每天工作10小时还长吗?成富答道:我在新加坡工作,每天凌晨3点半起床,回到家已6点半,算起来要15小时。在新加坡工作每天都是披星戴月,但亲情是再多的钱都得不到的。

但事情并非一帆风顺,和所有的创业者一样,成富刚开始卖面煎粿是,也面对收入不稳定问题。这让他一度后悔当初的决定,认为至少在新加坡继续工作,会有一个稳定的收入。所幸,靠着这一年来慢慢建立起的知名度,加上报章报道,让不少人认识他,而一些顾客在吃了他的面煎粿后,成为回头客,指定要吃他的面煎粿,也让他更有信心走下去。

之后,成富希望将这个品牌做成连锁,并考虑投身房地产行业。

毕竟孩子慢慢大了,开销也跟着水涨船高。其实是否要回到大马工作,全看个人衡量的因素。有的夫妻每月合计只赚RM3000,也能维持生活,不一定要在新加坡才能维持这样的生活,主要看自己注重哪个方面。

一条的桥,一端是家,一端是马劳打拼的地方。每天,有人为了家人、为了理想、为了自己以后的生活,选择越过这条只有1公里长的桥,到新加坡打拼。同样的,也有人为了家人、为了理想、为了自己以后的生活,选择回到大马,来到新山这个被称为“新加坡驿站”、“新加坡后花园”的地方,继续谱写自己的人生。其实就像易蕙说的,回不回来,纯属个人选择,只要你心中已有答案,那就不要让自己后悔。=)

18
18
总是自称十八岁的祖国未来大红花,人生终极目标是吃饭睡觉打肉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