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講究 · 不將就」一包包传统木火炭炒咖啡豆, 每一颗背后是三代人的坚持

AmericanoLatteeCappuccinoFlat WhiteMocha……市面上的咖啡馆越开越多,每到周末,这些售卖西式精品咖啡的咖啡馆总是坐满了年轻人,希望让空间里充斥的咖啡香带走一周的辛劳和疲惫。然而,就在精品咖啡越来越受追捧,拉花技术越加精湛之时,仍有人兢兢业业地经营传统咖啡店,坚持用最传统道地的炭炒方式炒咖啡,让一颗颗咖啡豆散发出朴实无华,专属于南洋华人的咖啡香气。这一期,就让我们到沙令的「大众咖啡店」,喝一杯走过三代的炭炒咖啡。

– 沙令毫不起眼的大众咖啡店 · 三代来飘出阵阵炭炒咖啡香 –

车子来到沙令(Saleng)一个丁字路口前,手机里的导航软件突然示意我们左转,摄影师满腹狐疑地跟着指示左转了再右转,软件显示我们的目的地就在右边。这排面向住家的店铺,虽说距离大路不远,但位置确实难以引人注意,实在不像是一般人做生意的选址。摄影师下车确认路名后,才确定眼前这间就是著名沙令炭炒咖啡豆的「大众咖啡店」。

38岁的王翊合已是这间咖啡店的第三代传人,但平日在吉隆坡工作的他,一般每个月只回来帮忙一次,平日咖啡店由70岁高龄的父亲和63岁母亲打点。看着他们忙碌穿梭于咖啡店里里外外的身影,让人难以想象他们其实已经这么大岁数了。

与早期华人先辈一样,翊合的公公早年也从事过许多行业,如割胶和建筑等。「后来阿公也不知从哪里学来的炒咖啡技巧,便在笨珍开始经营炭炒咖啡店,1970年才来到沙令。」翊合回忆道。

– 多年来守护对炭炒咖啡豆的坚持 · 用第一代组装的机器即省力也是缅怀 

每次炒咖啡豆之前都得先起火,待15分钟后整个炉都受热均匀了,才能将装有咖啡豆的锅架到炉上炒。每次炒约25公斤咖啡豆,平均每周炒一次。「起初阿公是手工炒的,后来才自己发明组装了一台机器,不断滚动容器,就不会那么费力。」翊合和父亲将锅架到炉上,边开机器边说道。机器一启动,锅就开始在轮轴带动下不断滚动,外层的黑油在火烧下发出臭味令人避之不及,却是保护锅的最好方法。

他说,从公公开始,他们多年来坚持用本地的liberica咖啡豆,也坚持用炭炒,让咖啡豆的炭味更明显。炒咖啡豆时,火势要均匀,但由于他们是在店后方的空间炒,容易受风吹影响,因此过程中得一直调整柴火。约两小时后,在咖啡豆里加点糖和牛油继续翻炒半小时,让糖和牛油融化,风味融入咖啡豆的每个缝隙后,炒制过程才算完成。之后就是将咖啡豆铺平冷却再研磨即可。

难以想象若没有机器,凭人力炒足2小时咖啡豆,是多么消耗体力的活儿。

– 肩负推广炭炒咖啡使命的第三代 · 希望冲出沙令打造成本土特产 

从小就在店里帮忙的翊合,对炒咖啡的工序了如指掌,如今咖啡店传到了第三代,他更觉得自己肩负将店里的炭炒咖啡,从沙令推广出去的使命。因此3年前,他在听取顾客建议后,推出袋装咖啡粉,让顾客方便冲泡。但其实,他有更远大的目标,就是将咖啡粉打造成本土特产,因此目前正积极筹备在网上售卖咖啡粉,预计今年推出市场。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很多时候除了后代经营不善,也因后代没兴趣,导致一盘家传生意最终只能结束营业。大众咖啡店来到了第三代,有没有可能会传到第四代?对此翊合腼腆笑说:「孩子还小,之后再看吧!」说罢,就像其他爸爸一样,翊合忍不住翻出手机照片,让编辑看看4岁儿子的模样。只见其中一张照片里,小小的身躯竟扛起5公斤重得咖啡豆,让人佩服!

采访结束时,已是11.30am,但咖啡店里的顾客依然如我们9.30am抵达时那般络绎不绝。编辑本想让翊合和父母坐下来5分钟让摄影师「摆拍」,但等了近一小时,他们依然在店里忙进忙出,闲不下来。虽然咖啡店的选址并不显眼,但「咖啡够香,食客自来」!

幕后花絮

1、等待翊合抵达时,同桌的阿姨一眼认出我们是外地人,便热情介绍咖啡店历史,说早期翊合的父母还有售卖自己做的云吞面,烧肉和叉烧更是酥脆无比,享誉当地。但随着年事已高,如今专注于售卖咖啡和面包。
2、这里的kaya是自家制作,但无售卖。不论是烤的还是蒸的面包,都深得编辑喜爱。
3、总是「在减肥路上的」编辑习惯喝kopi o kosong,这里的咖啡苦到~~编辑一度怀疑自己为何自讨「苦」吃,但翊合笑说,这种苦味正是他们咖啡的特色,外面的咖啡即使不加糖仍嫌太甜。
4、编辑在写这篇文章之前突然咖啡瘾发作,于是泡了一边翊合热情赠送的咖啡粉,边喝边写,结果整间办公室弥漫着咖啡香气……

– 沙令大众咖啡店 

Lot 230, No 7, Jalan Jelawat, Taman Saleng Jaya, 81400 Senai, Johor.
7am – 2pm (Closed on Tue)

18
18
总是自称十八岁的祖国未来大红花,人生终极目标是吃饭睡觉打肉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