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一代匠人們」千锤百炼打造精良器具,他挥洒汗水坚守着第三代的打铁祖业

古时候,民间曾流传这么一句:人生职业有三苦——打铁、撑船、卖豆腐。被排在第一位的打铁,其艰辛可想而知。如今到了现代社会,原本需要依赖人力的传统工艺逐渐被科技取代。交通变发达了、制作豆腐和铁器也有机械代劳了,这些职业也已变得难寻觅影。但如果你来到新山士古来的新村一带,临近天后宫的后方仍伫立着一排旧店铺,有茶餐室、神料店…而经营了数十载的「顺利铁店」也是其中租户之一。

– 坚守爷爷传下的手艺与事业  · 高温环境工作只为锻出好刀 –

店铺外方并未挂上招牌,但在每天早上,店里都会传来叮叮珰珰的打铁声。「我从小跟着我父亲学习打铁,今年68岁了,但还是没有放弃打铁的念头。」顺利铁店的第三代传人——廖发志先生如是说道。尽管年近七旬,廖先生依然非常健朗,干起活来尤其利索。他说这是从爷爷那代传下来的祖业,「顺利」这个店名也是爷爷取的。「顺」取自爷爷的名字——廖元顺;「利」则因为制刀最讲求锋利,俩字加在一起也有着顺顺利利的好意头。

传统打铁的程序繁复,制作时要一气呵成:先把合适的铁条放到火炉里烧红,见时机差不多了,便取出铁条放在廖先生从父亲那继承来的大铁砧上,再抡起锤子一边翻动铁条一边敲打。经过几轮的烧红和敲打,铁器才会慢慢成形,之后还得抛光磨利才算完成。廖先生现场为我们示范的胶刀制作过程较为简单,一些复杂的铁器甚至要耗上一整天来锻造。正所谓“打铁趁热”,炉膛内的火是锻造铁器的关键。虽然店里已有现代化的电动鼓风机取代了风箱,但打铁师傅还是得靠自身经验观察火舌,避免烧得过旺而导致铁融化。火花飞溅间,只见廖先生一刻也没闲着,挥动的每一锤都精准有力、富有节奏感,身上更是早已被汗水浸透。

★ 现在市面上的商品都会自带LOGO商标,殊不知传统的打铁铺也有属于自己的LOGO!每完成一把铁器后,打铁师傅会再烙上一个图案。每家打铁铺的商标都不一样,顺利铁店的商标是一个五角星形。大家只要看到印记,便能知道这个铁器是出自哪家的师傅之手。

– 从铁铺发展忆起历史往事 · 因为制作胶刀和太太相识 –

廖先生指出,其实可以透过铁器的订单,看出一个国家的发展过程。60年代期间,顾客经常来订做柴刀、斧头、巴冷刀等,由于士古来周边都是胶园,当时销量最好的非胶刀莫属。随后在90年代,橡胶业逐渐走向下坡、胶刀需求量变低,他开始转接来自新加坡的杀猪刀订单,直到新国政府下令禁止使用铁制器具屠宰食用肉。他说随着科技发达,传统铁器的生意大不如前,但所幸儿女都已长大,自己打铁就当作打发时间,顾客有什么样的要求他都能尽量完成。目前比较多的订单是制作“神刀”,通常为华人道教或是兴都教神明所使用的兵器。

★ 尽管制作过各式各样的铁器,廖先生对胶刀是情有独钟的。除了有收集各国胶刀的习惯,由于要了解顾客需求,廖先生在割胶方面的知识也十分渊博。有趣的是,当年他的太太也是购买胶刀的熟客之一,也因此与他结下缘份。

★ 由于自己就是制刀的,廖先生笑言家里的菜刀完全不用买,偶尔拿出来磨一磨就行,用着还比外头售卖的更锋利也更耐用。

而今子女各有各的事业,传承至第三代的打铁声或许即将成为绝响。廖先生感慨道,传统手艺固然值得留念,但也无法勉强,凡事得讲求个「缘」字。像是自己这一生早已离不开这家铁铺,虽然他年轻时有几度想要转行,最终还是出于热爱再度回到这个行业里。到了这把年纪,打铁不仅仅是一个责任,还承载着他难以割舍的情感。问及是否有退休的想法,他的话里透着一股无法撼动的坚毅:「能做得多久就多久吧!」

– 顺利鐵店 · Kedai Tukang Besi Soon Lee –

No.322E, Kampung Baru, Batu 10, 81300 Skudai, Johor
07-556 3619

Ag+
Ag+
只是元素周期表中的一份子。 重度咖啡因成癮者,立志理性銷魂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