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新山的新旧交迭」文艺活动持续,这座南方边城是否已从一片文化沙漠长成了绿洲?

「 “文化沙漠” 一般指的是文化、艺术、创作、精神层面等方面较为匮乏的地区。
这个现象的发生,是因为外来文化与本地文化经历了一个冲突到融合的过程,使得传统文化逐渐消失或变迁;而新的文化由于其发展历程短,未经受时间的考验,又得不到认同。」

上述文案,摘自百度百科对于 “文化沙漠” 一词的解释。不知从何时开始,新山这座城市就与这四个字脱不了关系。这个带有贬义色彩的称呼或许让人有些不忿,但无法否认的是,回顾我们自己的日常生活,文化与艺术出现的占比确实少得可怜。若有闲暇时间,我们更多时候会选择往购物商场跑、看看哪里有新店开张可以朝圣打卡、不然就是和朋友喝茶吹水。问起新山有什么样的好玩或特别的活动,多数人也是把头一歪,回答一句:「我也不知道咧。」

因此《南门音乐节》的出现,确实是一番全新气象,相信背后的推动也绝对不易 (参阅文章:http://bit.ly/2JUFxuc)。然而这样的一个大型文化活动有没有办法持之以恒、是否又能带动其他文化发展的兴起,就让我们与《南门音乐节》主办单位——「新山氧气 J.B.Oxygen」的幕后负责人 Lenz Wong 和 Diamond Tai 一同聊聊看吧!

The Culture & Heritage of Johor Bahru

:: 与《南门音乐节》幕后主办的1对2专访 ::

Q:感谢两位接受我们的采访,也辛苦你们之前为《南门音乐节》忙碌了许久。请分享一下作为主办方的感想吧!

Lenz: 说实话:很累,哈哈!幸好是顺利落幕了,尽管没达到最理想的1,000人,但粗略统计也至少有700人参与。音乐节一结束后,我们就收到了相当多的意见反馈。第一次参加这类型活动的人都给予了不错的评价,当然也有收到一些关于音响、流程安排方面的投诉。但不论好或坏,我觉得活动没有获得任何的回应才是最可怕的。针对各界的评价,我们也会再检讨和进步,为大家带来更好的第二届。

Q:为什么会产生在新山举办音乐节的想法?

Diamond: 虽然初衷可以说是一时冲动,但我们两人其实很早就有了这样的想法。2018年的时候,我们在「Black Room 暗房剧场」举办了《关于你的》音乐会。规模虽然较小,但前后也花了4个多月准备。但那时收到的反馈相当不错,票也几乎售罄,让我察觉其实喜欢音乐、也愿意花钱支持的人说不定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少。经过那次的经验,我就一直考虑能否再挑战一个更大型的音乐活动,因此《南门音乐节》可以说是一个圆梦的成果。

Q:有些人会把《南门音乐节》与台湾的活动做比较,两位觉得我们又该怎么走出自己的风格呢?

Lenz: 台湾在文化这一块已发展得非常成熟,不过我们更多的灵感与启发是来自印尼的《Java Jazz Festival》。我和 Diamond 赴往当地参加这个活动时,看到他们的主办单位是如何在艺术与商业价值之间做到平衡,像是冠名舞台、和赞助商合作的方式等。回到本地,我们也会和其他活动的主办单位进行交流,文化发展尤其需要大家的资讯共享,才有办法持续成长,也不能因为别人告诉你 “这太困难了” 就害怕失败而选择不去做,否则连成长的机会都没有了。

Q:Lenz 作为「主办方」又是「参与者」,这两种身份感受到的体验会不会有很大的差异?

Lenz: 我们俩都有作为驻唱歌手的经验,但我个人来说,工作时面对的千人宴环境、和音乐节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毕竟出席音乐节的人,都是特地买票来听歌的,我会一直担心自己表现不够好、那种紧张感与压力也是前所未有的。如果有第二届的音乐节,我会选择专心做好主办单位的工作,除非有赞助商愿意支付我RM200k的出场费吧,哈哈!

Diamond: 虽然这道问题不是在问我 (笑),但我认为幕后人员也扮演着重要却容易被忽略的角色。这里已经有很多优秀的创作者与表演单位,更多时候缺乏的是一个平台和技术性的支援。所以目前我们想要专注在幕后的核心部分,好让前线的艺术创作者可以无所顾忌,更加积极地施展才华。

假设公众对于文化活动的反应不如预期,两人持续还会继续推动呢?Diamond 沉默了一会,答道如果一直只有一方在付出,那也是行不通的。回想一下我们的教育环境,以前学校里的美术课和音乐课经常被老师们 “借” 去教导别的科目。但孩子们如果从一开始就没有接触的机会,又何来发展兴趣?政府方面向来会比较注重以马来语为主的发展,华社会偏向于“默默耕耘”。但要接触到更多的大众,就不能把自己限制在种族和语言的舒适圈里,因此大家也能在《南门音乐节》时看到友族的表演单位、商家、工作人员等。

Lenz 接着表示,艺术不应该被标榜为“高大上”的事情,因为在生活里发现艺术是很容易的,而且它也可以仅仅是一个感受、感情的抒发。而任何有人喜欢、想要坚持做的事情也可以演变成一种文化,例如:饮食文化、咖啡文化、奶茶文化等… 再小的元素,都可以构成自己的文化。而且不能用其他国家当作自己的榜样一昧模仿,它们有值得参考的精神与价值,但不同的环境衍生出来的文化也不一样。目前大家都仍在慢慢摸索的阶段,但只要有足够的耐心与培养,新山必定走得出自己的文化之路。

Q:时至今日,你认为新山是否已从一片文化沙漠长成了绿洲?

Lenz: 不用强行去变成绿洲啊,打造成杜拜不好吗 (笑)?我们办活动的目的不是为了撕下 “文化沙漠” 的标签,而是传递一份信息:文化活动其实也可以很年轻很 FUN。它不应该有距离感,音乐节只是文化艺术的一种形式,更不应该因为「文化」这个词汇让它和公众出现隔阂。所以我们也一直以色彩缤纷、年轻化的形象去宣传,希望能吸引18~30岁的时下青年参与。他们不但有消费能力,也因为熟悉社交平台的运作,更有能力把信息散播出去。

Diamond: 说起来负责《南门音乐节》的主视觉团队就是新山人啊,他们也是设计出《新加坡50周年》的背后团队。之前他们都是在吉隆坡发展,但我们的活动引起了他们的兴趣前来协助。《南门音乐节》的视觉设计是收获最多好评的部分之一,谁说我们没有自己的资源和人才呢?

音乐节才刚落幕,身为斜杠青年的 Lenz 和 Diamond 认为第二届并不会来得太快,毕竟举办大型活动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规划。「新山氧气 J.B.Oxygen」的近期活动会先恢复小规模的形态,譬如前阵子与民宿「四九小築」在 Kukup 和美水上食堂一起联办的小型音乐会,便是结合了音乐、美食与旅游的概念。如 Lenz 所说,文化与艺术的作用并不在于孤芳自赏,透过不同形式的分享,它也可以是好玩而快乐的。但愿两人的付出能够抛砖引玉,带动更多人一起尝试努力,就让我们一起期待新一波的文化进展吧。

AFTER STORY · 编辑后话

先前因《南门音乐节》活动宣传认识到这2位幕后策划,但彼此都是匆匆忙忙,并未真正交谈过。我们向来都知道本地的文化艺术发展不容易,经过本次的专访,编辑本人更是深刻体会到:知道这一切要承受的压力与风险,但还是选择做下去的 Lenz 和 Diamond,才是真的令人敬佩。如果两人当初 “知难而退”,就像他们所说的,如同把幼苗生长的机会也扼杀在摇篮里。没有人想要灌溉的沙漠,也永远只能是沙漠。幸好还有他们的坚持,那一晚的音乐节也不是孤寂无人的,而接下来的漫长道路,也希望有你的陪伴。

Ag+
Ag+
只是元素周期表中的一份子。 重度咖啡因成癮者,立志理性銷魂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