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地有300人确诊! 盘点10条大马新冠肺炎假消息, 带你看穿假消息的前世今生

「中国游客暴毙大马巴士上!」

「监狱里有人因新冠肺炎去世!」

「Desa Tebrau 3名新冠肺炎患者被医护人员带走了!」

「卫生部献议将行管令延长至5月15日并已获首相批准!」

这几个月来,这样耸人听闻和博人眼球的新冠肺炎传闻时不时出现在社交媒体上,甚至占据了新闻版面。不久后,这些传闻就被证实是不实消息。「有传闻疯狂转发媒体求证证实是假消息—新传闻出现……」这样的循环每隔几天就上演一遍,并且情形也不因行动管制令期间政府增加资讯汇报次数和更新速度而有所好转。

# Chapter 1

– 一览10篇大马新冠肺炎疫情假消息,了解假消息特性 –

根据通讯及多媒体部长赛富丁说,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国内平均每天出现3-5则“怪新闻”。为了制止假消息散播,大马事实审核网站 sebenarny.my 和国家安全理事会面子书专页不定时澄清各种假消息。编辑以行动管制令为分界线,个别选出这两个时期的其中5篇假新闻 (点击标题查看新闻):

Phase 1:318日之前 (行动管制令执行前)

▲ 编辑在 GOOGLE 搜索假新闻关键词后的结果。

(1)  新山 Plaza Angsana有2名员工确诊患病,被下令清空广场
Whatsapp 上流传,Plaza Angsana 因有2名员工被确诊患上新冠肺炎而被下令清空广场。然而,柔州卫生局主任36日发出文告澄清这是不实消息。

(2)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森林城市传播
21日,警方接到柔州卫生局投报,一名面子书账号为“HAZIQ FAHAMI”的网民,在网上散播病毒在森林城市传播的消息并不确实,警方对此已展开调查。

(3)  Desa Tebrau 出现3名中国人疑似染病,被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带走
24日,社交媒体流传一支视频,画面可见一名戴口罩的男子被数名做足防范措施的医护人员带上救伤车。随后,有语音流传指上述事件发生在 Desa Tebrau 附近一间诊所,该间诊所医护员因怀疑3名中国籍男子感染武汉肺炎而通报新山中央医院。然而随后,柔州卫生局在其面子书上强调这是不实消息,并已报案。

(4)  国光二小有学生家长染病,因此被柔州卫生局下令暂时关闭
国光二小一名在新加坡工作的学生家长2月中旬被确诊患上新冠肺炎,网络流传其孩子也受感染,柔州卫生局因此下令暂时关闭学校。然而卫生局随后在面子书澄清,该家长的2名孩子检测结果皆呈阴性,也从未指示关闭学校和阻止学生上课。

(5)  Whatsapp 上流传柔州卫生局局长发出的柔佛冠病确诊人数,新山已有139人染病
Whatsapp 上流传一个署名为柔州卫生局局长的人转发柔佛冠病确诊人数,不仅全柔十县皆沦陷,全柔患病总人数更高达450人!其中,新山县就有139人染病,峇株巴辖则有91人染病。然而,卫生局随后在面子书上澄清,该局局长从未对外发出任何声明。

▲ (右) 柔州卫生局澄清并未下令清空 Plaza Angsana。

Phase 2:318日之后 (行动管制令执行后)

(1)  我国将进入紧急状态
自从行管令318日开始执行后,有关大马将进入戒严或紧急状态的消息就时不时在社交媒体上流传,包括4条指我国将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语音信息。国家安全理事会对此驳斥,而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也数次在例行记者会上强调:政府只是颁布更严格的限行令标准作业程序,并非紧急状态。

(2)  Seri Alam 警区冠病患者名单
网络上流传由 Seri Alam 警区公布的十几名冠病患者名单,包括名字、身份证号码、住址和隔离地点,柔州卫生局澄清他们从未对外公布任何确诊患者名单。

(3)  69名罗兴亚人参与大城堡集会后染病
69名来自士拉央的罗兴亚人曾参与大城堡清真寺伊斯兰传教士集会,并在314日后接受冠病检查后确诊。该消息也呼吁民众避免前往确诊冠病罗兴亚人曾聚集的士拉央批发巴刹、NSK霸级市场与荣记  (Sri Ternak Food Mart) 等地方。328日,国家安全理事会在面子书专页上否认此事。

(4)  军人在行管令期间殴打民众
在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宣布军人将与警方一起在行管令期间监管民众后,Whatsapp 上流传了一段长达39秒音频,指军人会动手殴打不遵守行管令的民众,绝不手软。 对此,武装部队总司令严正驳斥这种说法。另外,也有流传吉隆坡一名男子在行管令期间因在屋外打电话而被军人打到受伤,国家安全理事会也同样否认此事。

(5)  没戴口罩出门的民众会被罚款
行动管制令执行第二天,社交媒体上流传讯息声称警方不仅会对付任何没有合理理由外出的人,还会当场开出RM200罚单给没戴口罩的民众,导致民众到处找口罩。对此,雪州副总警长说没戴口罩并不是犯罪,反之民众若随意外出或在外游荡,才是违反行动管制令。

▲ (左)一则 Whatsapp 信息显示卫生部建议将行管令延长至第四阶段,并已提呈首相批准。对此,国家安全理事会4月8日在其面子书上驳斥。(右)在行管令之前,网上流传由“柔州卫生局局长”发出的信息,显示柔州冠病患病人数超过400人,但柔州卫生局随后强调该局未曾发出以上信息。

▲ (左) 网上流传一名男子遭军人殴打受伤的照片。(右) 网上流传由 Seri Alam 警区发出的冠病患者名单。

解析

对比两段时期的假新闻,你注意到了吗?管制令之前,新冠肺炎在我国属零星病例,这段期间的假消息基本是关于某某某地区出现了冠病患者,促请民众小心。由于冠状病毒的潜伏和传播特性,让国民每每听到相关消息后都犹如惊弓之鸟,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态,自己小心之余也会出于好意随手转发给身边的人。这段期间,澄清假消息的主要是各部门或单位,如柔州卫生局或大马卫生部负责,又或是由出席活动的部长和总监等直接对媒体澄清,再由媒体报导出来。

随着大城堡集会造成大规模群聚感染,首相慕尤丁下令从318日起执行行动管制令。在这之后,“xxx有多人集体染病的消息虽仍层出不穷,但我们也注意到假消息涉及的方面更广,并以政府政策为主。例如:政府将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大马白米供应将只能维持2个月半、出门没戴口罩的民众会被罚款、民众遭军人殴打等。行动管制令执行后,记者的采访工作减少,辟谣的工作就落到了线上进行。除了卫生部,国家安全理事会也几乎每天在面子书发文告澄清假消息。

# Chapter 2

– 假消息那么多,如何辨别有妙招 –

**编辑打完上面那一大段已经很累了,你们直接看视频吧()!**

先给你一个小功课:看完视频后,再对比上面编辑选取的10篇假新闻传播途径,你发现到了什么?是的,这些假新闻多数是在 Whatsapp 上流传的音频、被转发的讯息或面子书上流传的视频。他们都没有准确的新闻来源,只是短短的几段文字并注明「请广传分享」等字眼。

假消息的其中一个特点在于“过度简洁”,几乎可说是一图胜千言。若你再对比一下报章新闻,差别一目了然,因为媒体的责任是要为大众找出真相,因此往往会向有关当局多问几个问题或寻求多方回应,让整篇报导更有层次和完整。

再给你另一个作业:当你阅读这些假消息时,你的第一感受是什么?是不是觉得恐慌和紧张?是的,假消息正是利用人的恐惧心理,博人眼球和耸人听闻的标题和信息来获得群众转发。我们可以举一个不完全相关,但之前引起全民关注的例子:台湾东森电视政论节目《关键时刻》评论员李正皓在节目中称“大马医疗崩溃,医护人员只能用塑料袋或垃圾袋作为廉价防护衣”和“由于遗体太多,当局夜晚将遗体搬到路边随处埋葬”等。

此番言论一出,立刻引起各族网民挞伐,群起涌到面子书上表达不满。我们这里暂不讨论李正皓言论的准确性,但他在报导以上事件时,夸张式的口吻是否吸引你的注意、挑动你的情绪?而且,只是简单零散的一些视频片段,让人难以查出视频源头。套用在假消息的特点上,你的心理活动都变得简单明了。

题外话

其实关于为何负面消息比较容易得到传播,编辑在想是不是和远古时候人类的生活环境很艰难,疾病造成的大规模死亡让人们心生恐惧,而且求生的本能让我们对事物短缺非常关注,所以才会造成疫情期间的抢购和囤货现象。另外,人类古时文明都脱离不了统治与被统治关系,所以百姓一直都会对政府可能采取暴政有所阴影。当然这些都是编辑猜想的,欢迎看官们从传播学和遗传学等不同角度补充~

# Chapter 3

–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为何假消息总是春风吹又生?

原因很简单:假消息的制作不用成本啊!前面提到,假消息利用的是人的恐惧心理,只要你能够抓住这个原理,就能制造出N条假消息,换汤不换药。举个例子,你在阅读几篇国家安全理事会面子书澄清假消息的文告后,就会发现最常澄清的假消息就是哪哪哪儿有人染上新冠肺炎”。也就是说,今天编辑只要坐在家里copy paste,再把地点换掉 (勤劳点的话可以顺便更改人数),又是一条新的假消息了~别说文字信息,以前面《军人殴打民众》的照片为例,编辑要是反过来说村民暴动殴打军人,好像也很合理不是吗?

从这次新冠肺炎的事件来说,民众早期的恐惧比较多集中在对病毒扩散的担忧,行动管制令开始执行后则逐渐转换成对生活未知的担心,以及对政府和执法当局的不信任。这也就是为什么尽管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不断在电视直播中强调大马粮食供应充足,但大家仍担心粮食短缺继而囤货。

假消息的制作和传播成本低,但澄清假消息却需要巨大的人力和时间成本。媒体记者为求证一条消息的准确性,可能要联系不同部门,而部长、助理、官员又往往不是一次就能联系上的;即使联系上了,对方可能还不一定能马上回答问题(不一定是不愿透露,有时可能是还没有定案所以不便公开)。因此,假消息的澄清永远不及其传播速度快。

所以,你每随手转发一条未经查证的消息,就会让前线的新闻工作者疲于奔命,只为为你查清事情的真相;与此同时,他们还得冒着风险,每天出席各个政府部门的例行记者会,提出民众所关心的各种疑问。他们说有人讲,但为了这些他们有人,政府和记者的工作量无形中加重了不少。试想想,在这个艰难时刻,多少人力资源得浪费在打击假新闻上。

当然,我们也不能一味将矛头指向人民。政府在宣布有关政策时的模糊和反复,以及不同执法单位的不同做法、说辞和标准,都造成人民混淆,最近的“只有绿区的9大行业才能经营”和“理发店究竟能不能营业”就是最好的例子,众多的不确定让假消息有机可乘。

编辑撰写这篇文章时,一直翻阅国家安全理事会面子书的文告,发现文告照片解析率较低,再加上文告零散分布于所有照片里,阅读和查找起来非常吃力。可以说,难阅读+只有马来文版本 (我相信多数人不会特地去翻看马来文政府文告) +没有一个专门相册收集,让一些假消息的澄清不够广泛。

▲ 小游戏:你能从国家安全理事会面子书的照片中,发现哪些澄清假新闻的文告吗?

sebernya.my 毫无吸引力的网站首页,编辑看了头很痛……

# Chapter 4

– 无一幸免,假消息制作与转发者同样可恶 –

看了这么多,相信你也发现假消息的特性,以及为何假消息与真新闻的拉锯战中前者总是胜利了吧!(我写了那么长你还没发现?给我面壁去!)你现在应该在想:制造假消息的人真是太可恶了!NO NO NO,其实转发假消息的你我也很可恶好吧!你可能觉得:我就转发个消息提醒身边别人注意啊,没那么严重啦~

但正是这种不以为然,“先发了再说”的心态,让我们成为了假消息肆虐的帮凶,也让所有前线人员的努力付诸流水。想象一下:
▸ 那些设置路障盘查的军警和RELA,他们每天在户外日晒雨淋就为了让你乖乖 “stay at home”
▸ 政府官员在接收到相关消息后,要层层往下调查或者跨部门查证,还得耗费人力写文告澄清
▸ 
那些在行管令期间因为得实地采访而无法“stay at home”,以及虽然可以“stay at home”可是得翻译各种澄清假消息的文告的记者
▸ 下班后身心俱疲的医护人员终于可以到超市买菜,结果粮食早已被囤货的市民们抢购一空
▸ 最近的“大马全民偶像”卫生总监诺希山,为疫情忙碌的疲惫身影和眼神,还得回应人民和记者的疑惑
他们的工作量,可能就因为这一条假消息增加了。

假消息不仅会造成社会恐慌和混乱,还会成为中伤的工具。试想想,今天要是网络上谣传你住的花园、你店里的员工,甚至是你患有冠病,他人是否对你避之不及?所以,

NOT sure, DO NOT share

TAK pasti, TAK kongsi

不确定,不转发

一场瘟疫给我们的启示

今年的农历新年很不平静。125(正月初一),大马出现首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3日出现首名大马人确诊病例;25日出现首宗本土感染病例,曾经新冠病毒离我们很遥远,如今就在家门口。在这之前,媒体报导关于中国新冠肺炎疫情,让大马人对病毒传入感到恐慌并密切关注。

与病毒一起传播的,还有假消息和歧视。外国发生的歧视和侮辱亚裔人士的新闻,相信大家都有所闻。将目光放回大马,这里虽然未爆发冲突,但随着疫情蔓延以及长时间关在家中减少外出,让各种负面情绪悄悄滋长。出于对疫情的恐惧,有学生家长在确诊后被其他家长“人肉搜索”,随后发现其孩子在国光二小就读;有人因为谣言而导致生意受影响;也有患者康复出院后受到歧视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网上传递各种正能量:有人帮助弱势群体购物有非政府团体和政府机构联合为流浪汉送暖有企业免费为医院搭建舒适的临时冠病筛查区、有人捐赠口罩或医疗配备给医护人员……不论是首相慕尤丁还是卫生总监诺希山,都将这场疫情形容为一场战争。在这个敌人面前,唯有上下一心,我们才能与之对抗。

一场疫情,教会我们许多事情,有正面也有负面。人人自危之下,人人自保并没有错,但愿我们继续对这个世界,温柔与善良。

18
18
总是自称十八岁的祖国未来大红花,人生终极目标是吃饭睡觉打肉肉。